97岁的“中国肝胆外科之父”吴梦超昨天退休

现在看来,正确选择这四条回归中国,学习医学,参军,加入党的道路,使我真正实现了自己的人生价值。因此,我很感激我的选择,我永远感激党和国家。我感谢军队的大家庭接受教
admin

现在看来,回国,学医,参军,入党,这四条路的正确选择才让我能真正实现了自己的人生价值。所以,我庆幸自己的选择,也永远感激党和国家,感谢部队这个大家庭对我的教育培养。

1月14日,97岁的中国院士,第二军医大学东方肝胆外科医院院长吴孟超在退休仪式上情绪激动地说。

吴孟超被誉为中国肝胆外科之父。

经过70多年的医疗实践,他自主创新了30多项重大医学成果,为中国肝脏手术奠定了基础。主要的外科医生完成了超过16,000次主要肝脏手术,包括第一次中国肝叶切除,制造了中国的肝脏。该疾病的诊断准确性,手术成功率和术后生存率均达到世界领先水平,肝癌患者的最长生存期已达45年。全国肝胆外科专家和医生中有80%以上是他的学生。

流浪的家庭热爱祖国,爱国者热爱祖国,求真务实。找到派对后,他们找到了母亲吴孟超。

有了信仰的支撑才充满奋斗的激情

1922年夏,吴萌出生在福建省闽清的一个小山村。五岁的吴孟超和母亲一起搬到了马来西亚。初中毕业后,他放弃了学习生意的机会,回到了中国。年轻的吴孟超深深地了解到,国家不强,我们的腰部棒不硬。

1943年秋,吴孟超带着德国人创办的同济医学院,成为中国外科之父的学生,他想成为翟法祖这样的外科医生。然而,在毕业考试时,他只拿了65分进行最严重的手术,小儿科的得分为95分。根据当时的做法,如果科目的分数得到很好的测试,他们就到相应的部门工作。而且,对于身高只有1米62的吴孟超来说,想成为一名外科医生真的有点妄想。

当吴孟超把儿科注册通知送到教学主任并说他想去做手术时,负责分发的主管说:你不看自己,你做什么可以做手术,你的成就,手术时医生不适合吗?

年轻而充满活力的吴孟超不相信:我必须是外科医生,我必须成为最好的外科医生

当年8月,上海华东军区人​​民医学院(第二军医大学前身)公开招募社会医生。去申请工作的吴孟超以自信和诚意给考官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从那以后,吴孟超走上了医学期刊的道路。

1956年,当一位外国肝脏外科医生访问中国时,他断言中国的肝脏手术水平应达到世界水平,至少二三十年。

国家荣誉高于一切。吴孟超带领他的肝脏外科团队。在短短的七年时间里,从零开始,不断创新,取得了中国肝脏外科理论研究和临床治疗的重大突破。

1959年,吴孟超创立了中国肝脏五叶片的经典解剖理论,为中国肝脏手术奠定了理论基础。 1960年,他成功完成了第一次肝癌切除手术,并在室温下发明了间歇性肝门阻滞。他是中国肝脏手术止血方法的先驱。 1963年,他成功完成了世界上第一次肝中切除术,使中国成为国际肝胆外科的前沿。

吴孟超经常说:医学家应该把国家和人民的需要作为终身的追求。

自吴梦超接受治疗以来,他不断刷新患者的缓解疼痛记录,将肝脏手术死亡率降低至0.30%,5年手术后肝癌总生存率为56.1%,5年生存率小肝癌发病率为79.8%。

天使保护人民,伟大的医生有心灵和心灵的勇气,以及吴孟超的神奇技能。 -

人民军医要把挽救病人生命作为终身追求

由于选择肝脏手术作为自己的职业,吴孟超与肝脏有着不解之缘。

肝脏是人体的营养池和化学植物。由于肝脏血管非常丰富,解剖结构非常复杂,因此被认为是手术的限制区域。在中国,直到20世纪50年代初,肝脏手术一直是空白。

吴梦超勇敢地走在别人没有采取的道路上,不怕风险,敢于挑战,并在肝脏手术的禁区内挽救了成千上万的魔术手患者的生命。

1975年,安徽农民陆本海被当作孕妇腹部对待。他被吴孟超诊断为肝脏巨大的血管瘤。动脉瘤就像一个马窝,很容易破裂并导致死亡。那时,国内外治疗的成功率非常低。

吴梦超和一个40人的医疗团队决定接受手术,手术进行了12个小时。切割的肿瘤重18千克。直到今天,这仍然是世界上最好的。

36年后,陆本海仍然活得健康。他经常在80多岁时打电话给吴孟超,并多次向全家表示感谢。

吴孟超说,我所珍视的不是创造奇迹,而是拯救生命。医生应该运用自己的责任感帮助患者克服困难。

肝母细胞瘤是一种罕见的小儿肿瘤,具有发展肝细胞癌的巨大风险。 1983年,吴孟超成功地为一名4个月大的女婴取出了重600克的肝母细胞瘤,创下了世界上最小的肝母细胞瘤切除记录。

一周后,小家伙身体的所有指标都趋于正常,在体重增加1公斤0.10天后,她的父母非常感谢带着孩子离开医院。

受吴梦超治疗疾病的影响,女孩初中毕业后,她到当地一所健康学校学习护理。虽然她没有成为一名医生,但她可以给患者带来天使般的爱和温暖。

特殊需求科主任杨佳梅教授情绪激动地告诉记者,吴孟超正在照顾病人。当他在冬季巡视时,他总是开始检查患者。检查后,患者将始终能够拉动衣服,舔角落,并将鞋子放在最方便的位置。

吴孟超的医疗技术非常棒。他正在寻找肝脏肿瘤切除手术费,治疗费远低于全国平均水平。他总是试图减轻病人的负担,并尽一切努力为病人省钱。每次缝合手术时,他都会用手握住线。他说:我们需要用大脑和双手为病人服务。该设备使用一次,'咔嚓'声音超过1,000件。我吴孟超手工缝线。

生命终结,奋斗无止境。吴梦超说,战士永远不会厌倦战士。

如果有一天倒在手术台上,那就是我最大的幸福

2018年,96岁的吴梦超被邀请去郎的读者舞台主持人董青呛几次,读了护士长写给吴梦超的信:很多人看到你是一个传奇,但只有我躺在椅子上看到了手术,胸部的手术衣被浸透了,双臂都放在扶手上,掌心的手稍微摇晃......

96岁的吴孟超仍然坚持每周至少完成三次手术,这是一项更复杂的手术。我自己的身体还可以,主要是教年轻人和培训年轻医生。

2006年,为了表彰吴孟超在肝脏外科领域的突出贡献,吴孟超被授予国家科学技术奖500万奖。人民解放军总后勤部还给他奖励100万元。

吴孟超说:我所有的知识和荣誉都是由党和军队给出的,据报道,祖国和人民仍然太少,太少。 6000万美元对我没用。用它们培养人才更好。他用了500万元的奖金。培养科技人才,100万元用于奖励做出重大贡献的医务人员。

在中德医学会学术年会上,吴孟超发现王红阳心胸狭窄,建议她到德国学习。回到家后,为她建立了最好的实验室。后来,王洪洋在肝癌等疾病的信号转导研究方面取得了重大突破,并当选为中国工程院院士。

我最大的愿望是培养超过我的继任者,这也是我最大的回报。吴孟超说。目前,由学者和长江学者组成的一批学术人才已经出现,250多名博士生和硕士生已成为中国肝胆外科的骨干。

如果有一天落在手术台上,这是我最大的幸福。吴孟超说。在全国各地被判处死刑的肝癌患者常常以吴梦超的名声来到医院。让吴老刀开刀是我最大的希望。即使吴老触动它,它也会毫无遗憾地死去!

患者的钦佩和信任使吴孟超仍然坚持肝脏手术的第一线。他说:虽然他已退休,但只要有组织需要,只要病人需要它,我就可以随时进入战斗位置。我觉得我的身体还可以。所以我有信心和决心。